画画的

【米英】Easter Holidays

啊啊啊啊禾木姐姐的师生米英!没想到你会选老师米和学生英的paro 好惊喜✨🎶✨如愿以偿地看到了行动派琼斯老师悉心关爱柯克兰同学(?),这口糖和生日🎂一样甜 谢谢禾木姐姐❤️

Hemn:

迟刻了!!给泡泡的生日贺文【比心】生日快乐!!赶工痕迹严重随便吃吃吧!


+年龄操作,【伪】师生。

+插叙很多




01.

每个人都察觉到了什么,有关于亚瑟·柯克兰的问题。

他是整个学校公认的最难接近的人之一,家世富裕,成绩拔尖,外貌也相当出众。要说不近人情不算准确,他会出席邀请他参加的研讨会,在餐厅里可以任意与他搭话,对待女性是完美的绅士,对待男性也能自如交谈。或许就是这样一种无法找到缺点的差距,让所有试图与他熟络的人都感到了他身上时有时无拒人千里的气息。

这只是截止到上个学期的印象,当柯克兰从复活节假期回来,一切又不太一样了。


他们系里新来了一名讲师,正好安排到了亚瑟的课表上。起初亚瑟只是与平常一样起了个早到外面晨跑,然后回到自己的房间吃了早餐才出发去教学楼上课。

那不是一门十分重要的课程,只不过是他钩下的选修课而已。要说兴趣,在假期前,他可能并不会看它一眼。

然而他若是事先知道这是这个学期才新设的选修课,他应该会慎重看一遍选修表单。

当亚瑟看到站在讲桌前的人时,手上的笔差点因剧烈紧张而滑落在地。

“这应该是初次见面,很高兴你们选修我这门课程。”

讲师的声音阳光而熟悉,一副不知是处于什么目的架在鼻梁上的平光镜下,是他看了一个月的仿佛何时都无法掀起波澜的双眼。

他的身前摆着最新款的便捷式电脑,一身笔挺的正装衬出衣下锻炼得恰当好处的身材。亚瑟移开眼想竭力控制自己因他出现而跑偏的思绪,与此同时那道声音的主人正做着自我介绍。

“我是阿尔弗雷德·琼斯。给我取外号,或者直接喊我的名字都可以。”阿尔弗雷德脸上挂着笑容,一如他所了解的做派。

亚瑟低下头往笔记本里胡乱写着什么,他希望在这个集体教室里不要让他发现自己的存在,好让他有机会向上面提请更换课程的文件。可他却忘了,自己不知道他的名字,不代表那个美国人不记得他的名字。

在惯常点名中,亚瑟察觉到了阿尔弗雷德念出自己名字时停顿的几秒,以及注视过来的视线。

上课的时间突然变得难熬起来,阿尔弗雷德所说的任何内容都没有听得进去,他仅仅是留意阿尔弗雷德在教室内行走的路径,以及提问的对象,就耗空了所有的注意力。

02

亚瑟的假期是在湖区的一个小镇度过的。他不愿与三个哥哥处在压抑而巨大的屋宅里,索性联系了熟人租借了一个假期的房间。

住在他隔壁的是一个年轻的美国人。当然一开始他并没有刻意去打探他的国籍,只不过他所表露的性格也确实太过典型。热情,自来熟,富有正义感,绝大多数都不是他擅长应付的点。

每次清晨他起来的时候总能听到美国人与住户谈论的声音,从封闭的房间外头传进来。

一开始他还觉得烦闷,可在一次早餐后,他却发现美国人谈论的内容并不是他所想的那样低俗,话语间反而有着他往常没有接触过的全新的观点。

这是他与阿尔弗雷德熟络的开始。

 

亚瑟余光注意着被团团包围的新讲师,踏着下课铃快步溜出了教室。他还没有做好心理建设与他私下谈话,他刻意回避着阿尔弗雷德,错开与他见面的时间。这一开始还很成功,直到阿尔弗雷德有一次调课,在餐厅里拦下他时,亚瑟才不得不坐下来,与他来一次久违的谈话。

“亚瑟,我们谈谈。”阿尔弗雷德的托盘上是他喜欢的配菜,亚瑟注视了一眼,随即与阿尔弗雷德对视。

“老师,我觉得我没有什么想对你说的。”

“你是在埋怨我没有在假期里告诉你我的名字吗?”

阿尔弗雷德显然并不满意亚瑟的称呼,第一反应却是自我反省。

“在学校里我们是师生关系。”亚瑟不为所动,他观察着在阿尔弗雷德身后经过的人,只要有机会他肯定能寻得到理由离开这个餐桌。

“那我们在周末约个网球,或者是去喝下午茶怎么样?”阿尔弗雷德自顾自的往亚瑟的餐盘里加菜:“你吃得还是那么少,上次我给你配的菜谱呢?”

“我和你没有关系了!”亚瑟压低了声音说:“不需要你的关心。”

“还记得我半个月前怎么和你说的吗?”阿尔弗雷德将西兰花放入亚瑟的碗里:“合理的饮食也是锻炼的一部分。”

明明是你不喜欢吃西兰花吧。亚瑟在内心补充道。

让人意外的是,阿尔弗雷德彻头彻尾就只提了这点关于他们私下的事,在外人看来,阿尔弗雷德与他坐在一起更像是受委托过来开导问题学生的教师。

“我听说你以前还是经常去研讨会的,为什么这个学期都拒绝了?”

“没有兴趣。”

“周末果然还是和我去打网球怎么样?听说你周末也没有什么安排。”

“我还是很忙的!”

在诸如此类一问一答的情况下,亚瑟终于在十几分钟后抓到了一个认识的人,拿他当借口离开了餐桌。

03

他知道他的反常明显到周围人都熟知一二,以至于所有人都误以为他与阿尔弗雷德有什么过节。

但阿尔弗雷德不解释的情况下,亚瑟也并不想主动解释这层关系 。

距离阿尔弗雷德到校任教已经有一个月了。他还是没有应邀任何研讨会。他开始频繁出没图书馆,以往脆弱的交际圈也因此更加薄弱起来。久而久之,已经没有多少人给他发邀请函了。

亚瑟捧着从图书馆借的书望了一眼喧闹的休息室,几个他比较眼熟的面孔正坐在椅上吵得不可开交,而阿尔弗雷德则在一旁适时提出意见。等阿尔弗雷德有所察觉的往上望时,亚瑟的身影已经消失了。

 

阿尔弗雷德一直觉得英国人是难以接触的,而那个比他小上一些,看上去不像是出来度假的英国人更是如此。他很少加入他们的谈话,更多时候是在看他所学专业的书籍,就坐在花园里。

也不知什么时候起,他竟然开始能和他聊上几句。接触了一段时间,阿尔弗雷德又觉得这个人是有趣的,更多时候他性格上带来的惊喜让他着迷不已,以至于到最后,连他脸上细微能暴露出情绪的神情都可爱得异常。

总的说,他们的共同话题还是蛮多的,阿尔弗雷德索性开始约他去钓鱼,或者是就这样敲开英国人的房间窝在他的沙发上胡乱谈着什么。

他原计划在这里呆个半个月就离开,这只不过是旅行行程的一部分罢了。但是他还是呆满了一个复活节假期。

临近收假,阿尔弗雷德听到女房东在念英国人的名字,那时他才意识到两个人相处古怪的地方,他们从未互相喊过名字,甚至没有相互介绍过。

他本想找个机会提一提这回事,可等他见到亚瑟时,意识里涌起的无数个话题早就把那问题淹没在了脑海深处。

 

阿尔弗雷德扶了扶自己的平光镜,收回了自己的目光。他虽然仍在对邀请他进行研讨的学生说话,但思绪早就跑到了那春意盎然的午后。

湖边的微风带着草木的清香吹拂在脸上,不知什么时候,一个蜻蜓点水般的吻落在了他的额上,被尚未熟睡的美国人敏感的捕捉到了。

睁开眼的瞬间,正好看到英国人那瞬间错愕而惊慌的双眼。


END


评论(1)
热度(195)

© ‡†‡‡† | Powered by LOFTER